歷程 FOUNDER




        2016年,在去昆明參加云南省人大代表會議之前,我接受了專訪。這是我從業33年以來第一次講自己的故事。以往我更愿意講高黎貢山,講我的茶葉,講我的同事們,講我的茶友們。

  對于我來說,重要的不是我是誰,而是我做了什么。不過到了互聯網時代,人們更傾向于了解我是誰而關心我做了什么。所以,我希望通過自己的故事,讓更多的人了解高黎貢山,了解這個古樹茶品牌。

       現在的我每天都很忙,企業做大了,做什么都得爭分奪秒。高黎貢山品牌旗下有茶博園、茶葉加工倉儲物流中心、茶文化交流中心、16個茶廠,自營茶園2萬畝,帶動茶園10萬畝,讓5萬多戶的茶農生活有了保障。十幾年沒休過假,跟家人在一起的時間更是少之又少,但我心里很踏實。

  33年了,每年都要自己上幾次山。每次都要花一天的時間,帶上砍山刀和口糧,從山腳到山頂,從海拔1800米到3800米。沿著古茶樹生長的地方,一棵一棵去看看它們。它們陪伴我度過了33年,陪伴高黎貢山度過了上千年。

  第一次爬上山頂,我19歲。時間已經過去了很久,但我一生都不會忘記。那天,我像個傻瓜一樣,一個人在山頂,又哭又笑。

  那時候,我已經一個人在自己承包的破舊茶廠里堅持了一年。沒有人相信我一個小姑娘,欠了一身的債,能把這個快要倒閉的茶廠經營下去。

  一個人采茶、收茶、做茶、賣茶,吃不好、睡不好,通宵工作,累的昏天暗地,情況也沒能好轉。做茶的手藝從爺爺傳到父親,難道真的要在自己的手里結束嗎?

  快到年關,感覺自己要堅持不下去了,想起了小時候爺爺說的,高黎貢山是座神山,誠心爬到山頂,就會實現愿望。于是我上了山。一邊爬,一邊哭,不知道自己在堅持什么,吃了這么多苦,到頭來會不會是一場空。

  爬著爬著,山上下起了小雨,手被劃傷了,連摔了幾跤,腿腳都不太利索了,又冷又餓,卻不愿意停下來。心里憋著一口氣,“我要爬上去”,別人都說我不行的時候,至少我要相信自己。

       終于到了山頂,雨已經停了,太陽暖融融的。我看到了一片茶樹,其中有幾棵粗得要幾個人才能抱得過來,長那么大沒見過那么大的茶樹。我突然有了一個想法,高黎貢山真的派來了我的救星。我哭的很大聲很大聲。


  高黎貢山有神靈,它實現了我的愿望。

  那天后,我沿著古茶樹遇到了古老的德昂族和傈僳族,他們世世代代生活在這里。那個年代,山上缺醫少藥,他們喝了茶水,把茶葉也吃下去,把茶葉當藥,是古茶樹給了他們健康。

  這些族人告訴我古茶樹都是自然生長的,它們是高黎貢山的山神賜給人們的禮物,散落在高黎貢山的各個角落。

  我受到了啟發,這些藏在深山老林里的珍寶,應該被?;て鵠?,避免亂砍亂伐,也可以分享給更多的人。

  到今天我已經認領?;ち?萬多株的古茶樹。破爛的小茶廠也完全變了樣。

  古茶樹支撐我走到了今天。高黎貢山養育了一代又一代的騰沖人,這座大山就是我的?;ど?。所以,無論企業如何發展,我始終堅持原生態,這也是高黎貢山的自然規律,也只有原生態的古樹茶,才能代表高黎貢山。

  于是,我創立了這個古樹茶品牌,就叫”高黎貢山”,傳承了三代的制茶手藝也漸漸被發揚光大。能用這個名字是我的驕傲,同時我的使命就不僅僅只是做好茶葉了。企業越做越大,積極參與修路、助學、扶貧、救災等公益事業。

  每一年,我都會找時間上山好幾次,提醒自己,不忘初心。感謝高黎貢山和古茶樹給我的一切。無論遇到什么難題,只要山在樹在,總有解決的辦法。

  明年,后年,往后的數十年,我要帶更多的人了解高黎貢山,了解古茶樹,把千百年來大山賜予我們的禮物,一代代傳下去。

  我是陳亞忠,是高黎貢山的女兒,我情在茶山、根在茶山。